阅读文章

将来打坏蛋时

[ 来源:http://www.xjbyw.com | 作者:网友 | 时间:2020-06-05

天域边按师父的方法运功倾听,一边问道:“二师父,听警察叔叔说,他们好像对付不了那些坏蛋,我们要去帮忙吗?”闲云听后只是微微一笑,不答反问:“天域,按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帮忙呢?我们的身份是不能让别人知道的,总不至于就在众目睽睽之下,咱们师徒就冒冒然然地冲进去,用武功将他们制服吧?”天域想了想,道:“那二师父可以隔空用内力将他们制服,别人根本就不会发现。”“如果换成你呢?你该怎么帮忙?”闲云继续问道。天域摸了摸脑袋,道:“天域不行,天域虽然可以用大师父教的金刚指打他们,可这么远,天域要提高金刚指的运劲威力才行,不过打出去肯定动静不小,大师父说是会带罡风来,瞒不了别人的,二师父。”“哦,那你如果运用二师父在飞机上教你的玄清真解,运气于金刚指,那还会有罡风泄出吗?”“可二师父,玄清真解你只教给我口诀啊?天域还没练呢!而且用玄清心法,改变运气方法,金刚指还能发挥原来的威力吗?”“呵呵,现在不就是最好的练习机会吗?天域,你要记住,天下武学修为殊途同归,有的只是名称、修练方式的不同,但所学基础都大同小异,毕竟人体经脉结构都是一样的,下面你就按金刚指的出招方式,跟着师父的口诀运气……”随着闲云的口诀,什么汇聚气海、延脉缓出等等,天域以金刚指的起手势,体内按闲云教授的口诀运气,果然在指尖缓缓涌出股隐形气流,并且随着自己的意愿,不断用功而逐渐向前延伸,心下一喜,刚要开口跟师父说话,没想到一个分神,体内运行一个控制不住,指尖的气流立马消失无踪……“怎么样,天域,可以做到吗?”“是的,二师父,天域做到了,天域做到了!”天域激动的说道。“那就多练习下,等会师父再教你怎么控制多道劲气……”说完,闲云心里不禁大为感慨,想当年自己运行玄清真气出体足足花了十七年的功夫,自己师父还一时间惊为奇才,看看天域,就这样现学现卖,真是自叹不如,想都不敢想象。先不说这师徒俩一个教的欢,一个学的勤,练的是不亦乐乎。再来看看警匪对峙的现场,那个李警司内心已是焦急万分,但表情还要保持平静,以控制场面和应对上司。看了看表,离劫匪规定交易的时间还剩下不到十分钟,自己在三处安排的人手已经全部到位,并且拿着空钱袋,准备接头时将之一网打尽,而自己也联系了警方信息部门,等那边一动手,就立马屏蔽这里所有的手机通讯和干扰对讲机的接收效果,让他们失去和外界的联系,再通过靠近的谈判人员找机会击毙劫匪解救人质。十分钟很快过去,随着一声:“行动!”,李警司的所有部署同时展开,信息台里不断传来消息:“外婆,外婆,一号已经逮住疑犯……”“外婆,外婆,二号已经逮住疑犯……”“三号已经逮住疑犯,三号已经逮住……”“信息已经全部屏蔽……”对面的劫匪显然也发现了自己的联系工具没有了信号,隧由最外围的那名歹徒大声喊道:“他妈的,死条子敢屏蔽信号,给我们立马接通,操,不给你们点颜色看看当我们是吃素的!!!”说完一把将手中的人质紧紧往怀里一勒,手中短枪斜下对准其大腿就是毫不犹豫的一枪……“嘭~~”的一声,不仅震惊了外围的记者和老远围观的市民,一时间惊叫四起,而且这声枪响也深深震撼了李警司本来就紧绷的神经,没想到这些劫匪这么强悍,简直个个都是亡命之徒,根本就不给他派人上前的机会,还没反应过来,就听这个匪徒又高喊,如果不立马开通对外联系信号的话,十下之内将开枪打另一条腿,其后是胳膊,脑袋……与此同时,信号台又同时传来三个外组的信息,居然是一样的内容,那就是他们所逮捕的人都是一般的拾荒人员,只是收了别人100块钱,叫他们将东西拿到指定的地方罢了!“六、五、四、三……”耳边同时传来劫匪的倒计时,李警司这时头脑嗡嗡直响,一片空白!就在这位李警司精心安排全部落空,六神无主,而匪徒又步步紧逼,已经数到一,正要扣动扳机之际,突然那个匪徒“怦”的一声,一个倒栽葱倒在了地上,同时响起的还有电梯里两名匪徒委顿倒地的声音,被劫持的人质见此变故,胆子大的已经开始向外跑了,李警司也是急智之人,不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手一挥,命令特警一冲而上…………走在街上的天域不好意思说道:“二师父,天域还是没控制好第三道力量,刚刚要不是师父出手,可能那些坏人又要杀人了……”闲云笑道:“短短时间,我们小天域就能自如操控到两股指力,这可是为师当年想都不敢想的事啊,呵呵,我看以后谁再感说我们天域是傻子!”嘿嘿一笑,天域被夸的既不好意又满心的高兴,不禁有点撒娇的紧靠师父。不过闲云话锋一转,道:“天域, 上海天天彩选4开奖信息你今天也看到了吧, 上海天天彩选4官网这修行啊来不得半点马虎和偷懒, 上海天天否则, 浙江快乐12走势图到时自己犯错误不要紧,就像刚刚吧,代价可是给坏蛋们做坏事的机会了。”天域一抬头,看着闲云道:“嗯,二师父的话,天域明白了,天域一定好好用功,练好本领,将来打坏蛋时,永不犯错!二师父,明天你就开始教天域吧?”闲云见目的达到,不禁呵呵一笑,道:“好,好,我们天域真有志气,这本领咱们不急着学,等明天师父带你去好好游玩一番,香港为师也好久没来了……”“嗯……”维多利亚公园,香港最大的公园,建于1955年,以体育运动场地为主,有游泳池、网球场、足球场及其他球类场地。公园入口处有维多利亚女皇的铜像。今天正逢周日,公园內人山人海,游客众多,正午还举行着颇有特色的时事辩论会──城市论坛。闲云也领着天域到此处游玩,边走,边给天域介绍着自己上次来时的情况,这里原来是怎么怎么样,那里现在变成什么什么样,天域也听的是大感兴趣,还不时发问,一老一少倒聊的挺是投机。当走到一处卖冷饮的摊子前,闲云突然身体一顿,像有所感般,立在了当场,双眼望向了远处的人群。本来是聊的好好的,看到师父的情况,天域不解的问道:“二师父,你怎么了?”闲云这才缓过神来,忙道:“哦,天域,你在这等等师父,师父感应到一个故人的气息,前去看看一会就回来,你千万不要乱动,还有万一你找不到师父,你就全身运气,师父就能找到你了,记住了吗?”天域闻言,懂事的说道:“嗯,天域记住了,二师父你放心的去吧,天域不会乱动的。”话一说完,闲云就一闪而没,脱离了天域的视线。二师父吩咐了,不能动,天域也就无聊地打量起周围的景色,看了一会也就腻了,只好转而看眼前来来往往的人群,最后才把目光定在了那卖冷饮之处,新闻资讯十二岁的天域还是小孩子心性,刚准备过去买只冷饮,就见一个洋娃娃似的小女孩捧着个超大的冰淇淋走了出来,并突然转变原来的方向,向自己走了过来,小女孩大概七、八岁的样子,长的极其可爱,再加上那个快有她小脸大的冰淇淋筒,就别提有多喜人了。不一会,小女孩就来到了自己面前,两只水汪汪的大眼一眨不眨地看着自己,天域可没见过这个情况,一时间还以为是自己把这个洋娃娃给看来的,很不自在的东摸摸这,西摸摸那,还是那个小女孩先开的口:“小,小哥哥,你,你好,我叫,叫金玉姬,韩国人,你叫我玉姬就可以了,对了,小哥哥你叫什么啊?”天域,一听口音,果然不像是自己熟悉的讲话语气,显得很是生硬,不过还好小女孩越说越流利,也不影响交流,隧紧张又有点结巴的道:“我,我叫楚天域,你找,找我有事吗?”话刚说完,没想到金玉姬就噗哧一声笑道:“呵呵,小哥哥,我会说中国话,你说的话我听的懂,不用学我的说话语气,呵呵……”天域极其郁闷地挠了挠头,心中暗道:“谁学你说话了,只是自己有点紧张而已。”玉姬小嘴边舔着冰淇淋边又继续说道:“小哥哥,你是练气的吗?怎么你身上有种我很想亲近的气息存在呢?”天域一下找到了话题,连忙问道:“玉姬,你怎么知道的啊?难道你也练过气?”小玉姬狠狠点了点头,道:“嗯,从小外婆就教玉姬练气,说是让玉姬当我们金氏家族的第11代传人呢!我还继承了一个外号,就叫‘非金不打’……”“非金不打?这是什么意思啊,难道你们家是专门打金子的吗?”天域不解的问道。“呵呵,不是,不是,是说我们的暗器都是以纯金作为材料的啦,所以才叫非金不打。”“哦,我明白了,你们是不是用平常带着的金戒指啊,金手镯什么的,就像电影里放的那样,遇到敌人,给他们来个出其不意,呵呵,咦,你身上怎么没带些呢?”小玉姬突然老成的说道:“天域哥哥,这些东西可不能带在外面,会引起别人注意的,外婆教过,用你们中国的话形容就是,财不可露白,金不可泛黄,我用的啊,是这个……”说着,腾出拿冰淇淋的一只手上居然凭空多出了一片黄灿灿的金叶子,并递到了眼前,天域接过来一看,入手极沉,叶子表面纹路繁多,雕琢细致,摸上去手感极佳,不过把玩一会也就没什么新鲜,隧递还给了玉姬,道:“真的用金子啊!要是都用这样的做暗器,那不是很浪费吗?”小玉姬咯咯一声娇笑,道:“怎么会呢!这可是我们金氏一族的传家之宝,总共才有三片这样的金叶子,天域哥哥,你别小看它哦,它可是用一百零八片小叶子组合而成的,用我们金家的独门内力打出,就可以让这些小叶子释放出来,打倒敌人!”“哇,这么神奇?那玉姬妹妹你不就是非常厉害了吗?”“玉姬还不能打出小叶子来,外婆说玉姬功力不够,要等长大了才行,妈妈也只能打出五十几片小叶子来,平常玉姬都打这些……”说完,玉姬收起金叶子,不知怎么手里又多出了一把小金豆,每颗也就绿豆般大小,圆滚滚的。“这也都是金子啊?啧啧,全用金子作暗器,你们家很有钱吗?”“嘻嘻,有没有钱我也不知道,反正是爸爸去赚钱。”“对了,玉姬,你怎么把手上的东西变来变去的,我都看不清你是从哪里拿出来的?”“呵呵,这可是我们的独门手法,这暗器的打法全靠手上功夫,中国有句俗语有道:”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‘,所以这暗器讲究的就是稳、准、狠、阴、巧、活……“一谈到这暗器的手法,玉姬可来劲了,滔滔不绝地讲了起来,不过到后来明显已经不是她的话语,就好像一个小孩在转述大人的语调般。两人正说的开心,突然不远处传来了几声韩国话,顺眼望去,一对中年夫妇正向着玉姬边喊边招手。“呀,爸爸妈妈喊我了,天域哥哥我先走了,再见……”说完刚走出去没多远,小玉姬像是想起什么般,又回头来到天域身边,小手一张,嫩嫩的掌心中间一颗圆圆的小金豆,就听她说道:“天域哥哥,送给你,以后要记得玉姬哦,再见了!”说完把金豆往天域手里一放,转身蹦蹦跳跳的回到了父母身边。“玉姬,你跟谁说话呢?走,我们先去找外婆……”“哦……”……天域手中紧握那颗金豆,还在回味刚才之事,突见师父不知什么时间回到自己身边,一脸没落,口中喃喃自语:“原来还以为是故人,没想到却是其小辈,哎,悠悠百年,逝水流华,其情何哉……”“二师父,你说什么呢?天域怎么听不懂啊?”“哦,哦,没什么,天域,走,我们继续参观……”“二师父,刚刚天域碰见一个小女孩,好可爱的,她好像也会武功,而且都有外号了,就叫非金不打,她的暗器都是用金子做的,还有片金叶子,是由……”天域正在自顾自地说着,全然没注意,一边的师父听的是浑身一震…………而另一边:“外婆,玉姬来了!”“呜,我的小宝贝,来,奶奶抱抱。”“外婆,刚刚玉姬遇到个小哥哥……”“哦,我们的玉姬是不是又欺负别人啦!”“没有了啦外婆,那个小哥哥身上有种令玉姬感到很舒服的气,玉姬怎么会欺负他呢?而且啊玉姬知道,玉姬打不过那个小哥哥的……”“是吗?他的气比我们家的小玉姬还要高吗?”小玉姬重重点了点头,道:“嗯,小时候,玉姬在太婆婆身上感受过,不过他的气比太婆婆好像还要来的,来的,大!”小姑娘实在找不出什么好的词来形容了。“什么!?”那位外婆听完也是身体一震,就连那对中年夫妇都是一脸惊讶不信之色!“玉姬,妈妈不是教过你不许说谎吗?”妈妈沉下脸来说道。小玉姬听到呵斥,心中委屈,小嘴一瘪,就要哭出来之时,却见外婆一挥手阻止了女儿的训斥,另一手将小玉姬搂入怀中,慈祥的问道:“乖,玉姬,来,把刚刚的事好好跟外婆说说。”小玉姬应声重重点了点,收起委屈,歪着脑袋想了一会,这才娓娓道来:“嗯,外婆,玉姬没有说谎话,刚刚是……”

  原标题:国家外汇管理局优化贸易新业态外汇政策 推进贸易高质量发展

,,上海天天彩选4
相关文章

新闻资讯

回到顶部
友情链接

Powered by 山西11选5 @2018 RSS地图 html地图